本文へ移動

一把砂

大塚國際美術館初代館長 大塚 正士( 已故) ( 大塚集團各公司前董事長顧問)
 
一把砂
 
    多虧各界鼎力支援,大塚製藥創立75周年紀念事業之「大塚國際 美術館」才得以平安設立。想當年我5歲,父親武三郎創立了大塚製 藥,他把我扛在肩上帶去參觀工廠。因為廠房跟父親師傅的比起來實在 小,我就問父親說:「爸,我們家工廠就這麼小啊?」他回我說:「呵 呵,現在雖然小,但不久後我會讓工廠發展得比師傅的更大。」父親的 話至今依然在我耳邊迴響。感覺似乎是不久前發生的事,但其實已經過 了75年了。

回報德島縣的一把「白砂」

自從我們著手開發美術陶板至今已有27年了。當時我是大塚集團 各公司的社長,在集團旗下企業大塚化學擔任技術部長的么弟大塚正富 (現為地球製藥株式會社社長),帶著技術課長板垣浩正(現為大塚近江陶 業株式會社董事長)來找我,在桌上放了一把砂後對我說「社長,我有 事相求」。我問他說「這砂子怎麼了?」他說這是鳴門海峽的砂。我們 家的工廠就面朝紀伊水道,白砂海岸一直延伸到海峽間,這把白砂就來 自那裡。他說:「我想用這白砂製造磁磚。現在這些沙子拿來製造水泥, 用機帆船運到大阪或神戶上岸後當作建材來賣,一噸不過賣一丁點錢。 但是如果做成磁磚一片一片地賣,那將會是非常有價值的商品,能為德 島縣及大塚帶來利益,我希望你能和縣知事商量,取得採白砂做磁磚的 許可。」當時他們兩個已經下定決心,如果大塚不做就要辭職,這讓我 很佩服。於是我立刻去找當時的知事武市恭信先生,並得到他的認同。

創立技術卓越的「大塚近江陶業」

之後我們在鳴門工廠設爐,開始製造磁磚。從小片磁磚做到大片磁 磚,最後連一公尺四方的大型磁磚都是做20片就成功20片,良品率百 分之百。陶瓷器製作是越大越難,更別說要不偏不瑕地製作一公尺四方 的陶板,更是非常艱困的任務。當時就連美國20片中都會有19片不良 品,合格的只有1片,可見我們技術有多優秀。但我們不滿於此,為了 獲得更高度的製造技術,我們與滋賀縣信樂町的近江化學陶器株式會 社(當時社長奧田孝先生、廠長奧田實先生[現大塚近江陶業株式會社社 長])合資成立新公司,即大塚近江陶業株式會社,由我擔任社長。

迎向轉機,全球首度成功

但在公司成立的1973年,正如各位所知發生了石油危機,原油價 格飆漲了12倍,大樓建設被迫全面停工,陷入了異常狀態。公司雖然成 立了,但我們無法開工。當時我們一群董事抱頭苦思,決定要轉型做美 術品在陶板上作畫,以尾形光琳的〈燕子花〉為主題開始嘗試。反正我 們能夠完美燒製1公尺×3公尺的大型陶板,把它拼起來大小就夠了。之 後我們雖然能製造更大型的美術陶板,但為了追求完成度更高的美術品, 不斷燒製、銷毀,日復一日地鑽研努力。研究顏色的無止境的路就此開 展。我們可是開發了將近兩萬種顏色。原本運用陶瓷器以原始尺寸複製 美術品,尤其是畢卡索和米羅等國際大家的知名畫作,這樣的嘗試不只 日本,就連全球都前所未見。而大塚成功開發了這種大型美術陶板。

全新契機

到了1975年,我為了和大鵬藥品簽關於抗癌劑的合約前往莫斯科, 順道參觀了郊外的墓地,我看到赫魯雪夫的墳上有他相片、其他的墳上 則貼有死於二戰的蘇聯士兵與護士大約名片大小的照片。赫魯雪夫的照 片大概跟日本賣的雜誌差不多大,不過材質當然不是磁磚,只是普通的 相紙,表面雖然有塑膠層保護不怕雨淋,但阻擋不了紫外線的侵蝕,雖 然他才剛去世不久,但是照片已經因為日曬而泛黃褪色。這時我突然想 到,如果能把這照片燒在陶板上,那將多麼美麗,而且能長久保存、永 不褪色。
有道是「虎死留皮,人死留名」,但能留名者古來稀。而用照片 陶板留下自己的樣貌,任何人都辦得到。 以前載滿中國景德鎮與日本有田燒瓷器的荷蘭商船,在回歐洲的 路上遇到暴風雨,於印度洋不幸沉沒。幾百年後打撈上岸,陶瓷器類 的色澤都還保持著當年原貌。當時的陶器大概是以1,000度燒成,而我 們的美術陶板則是透過特殊技術,以1,300度的高溫燒製,即使過了千 年、甚至是兩千年,想必都能保持原樣。提到自己的祖先,我最老只記 得曾祖父,曾祖父之前的列祖列宗我都不認識了。我想大家也跟我一 樣,這是因為他們沒有留下照片。同樣地,日本天皇陛下的祖先神武天 皇、天照大神,後世的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亦或是織田信長、豐臣秀 吉、德川家康、毛利元就等武將,都只有肖像畫而沒有照片。但是如果 他們的實際樣貌能用大塚的照片陶板燒起來半永久地保存,我想日本的 歷史應該會有所不同。我們有為後世記錄當今日本樣貌的義務,慎終追 遠,「祭祖盡孝」也是我們做子女的職責,所以才應該要不論彩色或黑 白,製作漂亮的照片(肖像)陶板留下來。

創立大塚國際美術館 ~對德島致謝~

成功製作大型美術陶板與照片陶板時,適逢大塚創業50周年,當時 雖有提案不應該只有我們獨享,而要做一些能流傳後世能和大家共享的 作品,但還未實現,父親就在80歲的時候走了。眨眼又過了25年,戰 爭結束時只有17位員工的大塚集團,目前已成長為擁有23,000位員工, 尤其在德島縣就有7,000位員工的大企業。為了對長年照顧大塚的德島 縣致謝,我繼承了父親的遺志,希望能在75周年紀念時於此地─鳴門海 峽創立展覽西洋名畫的美術館供各界觀覽,因此建立了「大塚國際美術 館」。

變化的色彩 ~永遠保留真實樣貌的陶板名畫~

工事如期進行,超過一千件的展覽作品,總算是完成擺設,美術館 也平安迎接開館之日。本館展覽以東京大學副校長青柳正規先生為首, 以向各類學生施教美術為基礎概念,從古今西洋名畫中精挑細選出的上 乘作品,希望各位能夠用心欣賞。如果有學生到這裡來看畫,未來蜜月 旅行的時候再到國外看看實際作品,這將是我們的萬幸。畢竟這些畫是 陶器不會變色,但實際的畫會隨著時間經過不斷改變,在50年、100年 之後,兩者之間會出現不少的差異。設立本館的理由,就在於永久保留 作品的真正樣貌,作為留給後世的遺產。各位觀覽時如果發現錯誤,也 請不吝賜教,我們將虛心訂正,以求在一千年、甚至是兩千年後都能透 過美術館貢獻德島、貢獻人群。 以上簡單透過「一把砂」說明大塚國際美術館成立之淵源,希望各 界能多多給予支持及指教。謝謝。
1998年3月
TOPへ戻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