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へ移動

一把细砂

大冢国际美术馆第一任馆长 大冢正士(已故) (大冢集团各公司原董事、顾问)
 
一把细砂
 
    此番承蒙各位相助,作为大冢制药成立75周年纪念事业的一环, “大冢国际美术馆”得以成立。回想往昔,在我5岁时,家父武三郎创 立了大冢制药,我骑在父亲的肩膀上,与他一起去看修建工厂的工地。 与家父师傅的工厂相比,父亲的厂房要小很多,我对父亲说:“爸爸, 我们家的工厂这么小的吗?”,然后父亲说:“虽然现在很小,但以后 肯定会变得比师傅的工厂更大哦”,父亲的这句话至今仍在我耳边萦绕。 一切都彷如昨日之事历历在目,然而时光却已走过了75载。

为德岛县做贡献的一把“白砂”

我们开始着手研发这些美术陶板是在27年前。当时我正担任大冢 集团子公司的社长,作为集团子公司之一的大冢化学的技术部长,也就 是我最小的弟弟大冢正富(现EARTH制药株式会社社长)与技术课长 板垣浩正(现大冢近江陶业株式会社董事)两人来找我,他们放了一把 砂在我的桌上,说道:“社长,其实我们来找您是有事想拜托您”。我 问道:“这是什么砂?”,他们告诉我这是鸣门海峡的砂。我们的工厂 面向纪伊航道,白砂海岸一直延伸到海峡那里,这些砂就是海岸上的白 砂。“我们想用这种砂来做瓷砖。这种砂一直被当作水泥原料,数以吨 计地销往大阪和神户等地,用于建筑工程。但如果把它做成瓷砖的话就 是按块来销售,这样就大大提高了它的商品价值,无论对德岛县来说还 是对我们公司来说,这都是非常有益的。所以希望您能与县知事商议一 下,允许我们采集海岸上的白砂来制作瓷砖”,他们对我如此说道。我 立刻就向当时的知事武市恭信先生说明了情况,并且获得了许可。大冢 正富和板垣浩正来找我的时候甚至很坚定地表示如果大冢不着手开展这 项业务的话他们就辞职,我对他们的这种气势深表钦佩。

成立技术过硬的“大冢近江陶业”

在获得了许可之后,我们就在鸣门的工厂里建造了窑炉,开始烧制 瓷砖。一开始只能烧制小块的瓷砖,然后慢慢开始能烧制大块的,最后 终于能做到烧制边长1米的方形瓷砖。不变形、没有裂缝,并且能做到 合格率达100%,即烧制20块瓷砖就能得到20块合格商品。烧制大型 陶瓷制品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烧制1米见方的陶板并且还要保证不 变形就更是难上加难。当时即使在美国也是烧制20块中会有19块残次 品,仅有1块是合格品,可见我们的技术已经非常出色。即便如此,为 了获得更高的制造技术能力,大冢与滋贺县信乐町的近江化学陶器株式 会社(当时的社长为奥田孝,工厂长为奥田宾[现大冢近江陶业株式会社 社长])合资成立了新公司,这就是大冢近江陶业株式会社,而我当时便 担任社长。

转折点与“世界首例”的成功

然而在公司成立的1973年,爆发了石油危机,石油价格暴涨为原来 的12倍,各地的大楼施工被迫全面停止。在这种异常形势下,我们成立 了公司却无法开工生产。经过当时的董事们的冥思苦想,终于决定“不如 在陶板上画画,转型为生产美术品吧”,于是首先制作了尾形光琳的《燕 子花》。因为我们已经可以丝毫无损地烧制出1m×3m的大陶板,于是将 几块大陶板排列在一起烧制便成功地完成了这幅作品。之后我们渐渐开始 能烧制出尺寸更大的美术陶板了,但为了追求更高的完成度,我们不断烧 制、不断破坏,每天都在反复尝试、努力研究。随后我们又开始在追求色 彩的道路上探索,研发出将近2万种颜色。要将美术品按原画尺寸复制到 陶器上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我们的美术馆复制的是毕加索、米 罗这些享誉世界的名家名画,这一举动不仅在日本,即使在全世界都是史 无前例的。而大冢成功研发了这种大型美术陶板。

崭新的切入点

1975年,我前往莫斯科签订大鹏药品的抗癌剂合约时顺便去了郊 外的墓地,看到了赫鲁晓夫先生墓碑上的照片。战死的苏联士兵和护士 的墓碑上的照片只有名片大小,赫鲁晓夫先生的照片与日本的周刊杂志 大小相当,但也不是印在瓷砖上,而是印在相纸上,然后在上面覆盖一 层塑料纸用于防雨。由于无法遮挡太阳的紫外线,墓碑上的照片并没有 贴上去多久,但却已暗淡褪色。这时我想道,如果用陶板就能烧制出清 晰的照片,并且能保持永远不变色。
俗话说“虎死留皮,人死留名”。能够留名于世的人非常少,但 是任何人都可以用照片陶板永远留住自己的身影。 曾经有一艘满载中国景德镇和日本有田烧瓷器的荷兰商船前往欧 洲进行贸易活动,可是船在途中遭遇暴风雨沉没于印度洋中。数百年 后,人们打捞出了这艘船上的货物,陶瓷类货品依然保持着数百年前的 色彩。在当时那个时代,陶器的烧制温度约为1,000度,而如今我们的 美术陶板是使用特殊技术在1,300度的高温下烧制而成,一定能够历经 千年,甚至两千年风雨也不会劣化褪色。提到自己的祖先,我知道的祖 辈大概也就到曾祖父这一辈吧,再往上我就不太清楚了。我想大家应 该也跟我一样,正是因为没有照片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同样,日本 的天皇陛下的祖先神武天皇以及天照大神、后来的武田信玄、上杉谦信、 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毛利元就等都只有肖像画而没有照片。 但如果将他们的实际相貌烧制在大冢的照片陶板上,就能够将先人的身 姿半永久地保存下来,或许日本的历史也会随之改变吧。我们必须将日 本现在的真实样貌传于后世,而且敬重先人或者说“供养祖先”“孝敬 父母”也是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义务,因此我们做出了精致的彩色或黑白 照片(肖像)陶板。

大冢国际美术馆的成立 ~ 对德岛的感谢之情~

成功烧制出大型美术陶板、照片陶板的时候,也正是大冢创业50周 年之际,于是有人提出“这些陶板不应该只属于我们,不如用它们来做 一些能够与他人分享,能够传于后世的东西吧”,但遗憾的是这个想法 还没实现,我父亲就于80岁时去世了。战争结束时我们只有17名员工, 而25年后的今天,大冢已发展为拥有23,000名员工的大型企业,并且 在德岛县就拥有7,000名员工,为了报答德岛县对大冢长久以来的照顾, 也为了继承我父亲的遗志、完成我自己的心愿,我们决定建一座美术馆 作为大冢75周年纪念项目的一环,并且选址一定要选在德岛,于是便在 鸣门海峡修建了一座只收藏西洋名画的美术馆,也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 “大冢国际美术馆”。

变化的色彩 ~ 永远向观众呈现真实色彩的陶板名画~

工程进展顺利 ,展品数量也超过了1,000件,在完成陈列后终于顺 利开馆了。以东京大学的青柳正规副校长为首的甄选委员们本着“向学 生们传授美术之美”这一宗旨,从众多古今西洋名画中为本馆选定了现 在这些展品。如果各位能在学生时代到大冢国际美术馆看一下我们的陶 板名画,以此为契机,将来新婚旅行时再去国外欣赏原画实物的话,我 们会倍感荣幸。因为我们的展品是陶器,丝毫不会产生变化,而原画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产生变化,所以50年、100年甚至更久以后,陶板 名画的色彩自然会与原画出现差别。我们真切地希望让名画的完好状态 永远流传下去,想为后世留下一份艺术遗产,所以创建了陶板名画美术 馆。感谢各位来馆参观,如有错漏之处还望不吝赐教,我们会积极改正。 我们希望这些陶板名画在今后的千年、两千年都一直能为人类所用,也 希望通过这座美术馆为德岛县贡献一份力量。 虽然只是几行简单的文字,但我仍想告诉大家“一把细砂”就是我 们大冢国际美术馆成立的基础。希望各位今后也能继续指导和帮助我馆。 感谢各位的光临。
1998年3月
TOPへ戻る